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简体版 邮件订阅香港成报

 

首页>新闻>言论>社论>正文

保護文物古蹟 重視集體回憶

2013-09-17 05:59:00 来源: 香港成报
核心提示:有學者指出,近三十年來中國文化遺產的破壞超過歷史上任何一個時期,其破壞力度遠遠超過文化大革命,甚至超過了近代遭外國侵略軍的蹂躪。本報今天頭版專題報道了國家文物保育上的缺失,縱使有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文物保護法》、《歷史文化名城名鎮名村保護條例》等法例,但仍未能阻止歷史建築屢遭強拆的命運,反映一些地方空有保育制度而無保育之實,更被指摘「偽」保育。

  有學者指出,近三十年來中國文化遺產的破壞超過歷史上任何一個時期,其破壞力度遠遠超過文化大革命,甚至超過了近代遭外國侵略軍的蹂躪。本報今天頭版專題報道了國家文物保育上的缺失,縱使有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文物保護法》、《歷史文化名城名鎮名村保護條例》等法例,但仍未能阻止歷史建築屢遭強拆的命運,反映一些地方空有保育制度而無保育之實,更被指摘「偽」保育。

  略數近年幾宗被毀壞的歷史建築,足叫人心痛。號稱「北洋三傑」的王士珍,其正定縣的故居建於1912年,具有民國時期北方典型四合院風格,2010年卻被改建成飯店,面目全非;廣州的區家祠,建成於光緒九年,又名「林石家塾」,卻出租做大牌檔,導致西巷倒塌;重慶行營建於1935年,曾為蔣介石的官邸,屋頂部分去年完全拆掉;鄭州國棉三廠辦公樓建於1954,屬蘇式建築,融入中國建築元素,為河南一帶唯一代表建築物,去年兩側的配樓遭開發商強行拆掉。

  更令人心痛的是,新疆策勒縣達瑪溝佛教文化遺址的文物,被盜掘破壞,大批國寶級的唐代壁畫、織錦、木牘、木簡被盜,損失慘不忍睹!

  內地不少文物古蹟遭到破壞,主要原因是未能處理好經濟發展與古蹟保育的關係。隨改革開放不斷深化,經濟走上快速發展道路,正面而言,經濟發展為文物保護提供物質基礎;但現實表明,在一切向錢看的前提下,一定程度上對許多文物古蹟造成破壞,而且這種破壞往往是不可彌補的。此外,國家大型基本建設如高鐵、高速公路、水利工程、南水北調,對文化遺產也帶來很大衝擊。還有,文物被盜掘、走私,也造成嚴重損失;不少地方政府、旅遊機構對遺產地進行開發利用,造成衝擊和破壞;文物系統自身的管理不當,也造成了損失。

  文物古蹟被破壞,根本問題在於管理體制出了問題。不少地方政府自把自為,自以為不是文物保護單位就可以隨意拆除破壞,在文物古蹟遭到破壞的地區,至今還沒有哪一個市長、哪一個高官因為破壞文化遺產而被起訴。

  國家有《文物保護法》、《歷史文化名城名鎮名村保護條例》,但是光有法例而無人執法,便形同虛設。意大利對全國的文物實現登記制度,凡是有價值的,全部納入國家登記範疇,任何人都不能破壞,若有破壞輕則民法、重則刑法,哪怕是私人建築都要追究責任。中國也應該借鏡意大利的經驗,設立類似管理體制,且嚴厲執行,才能真正把遺產管理好。

  然而,古蹟文物保育最重要的是推行全民教育,提高保育意識。「集體回憶」一詞,是一種概念,最初由法國社會學家霍布瓦克在1925年首次完整地提出來,是在一個群體裏或現代社會中人們所共享、傳承、以及一起建構的。

  從柏林遇害猶太人紀念館、到中國各地抗戰紀念碑,從俄羅斯反法西斯博物館、到美國越南退伍軍人紀念碑,都代表國家或民族的集體回憶,不論是物質或非物質的,由於人們的意願或者時代的洗禮而形成一個群體性的記憶遺產,是任何國家、民族和族群所不能忘懷的。

  「集體回憶」一詞於1990年代後期在香港開始流行,而保育之心亦開始在港民普及。2006年香港政府清拆被認為有集體回憶的愛丁堡廣場碼頭,引起港人對集體回憶的高度關注及請願行動,從而促成2007年保留重建皇后碼頭。自始,香港政府更將集體回憶列入是否清拆歷史建築參考因素之一。

  香港對歷史建築第一步是保護,目前全港有上百項法定古蹟,以及大批被評為一級、二級或三級的歷史建築,並通過各方面進行維護;第二步是活化,灣仔、尖沙咀許多古老建築,活化後或成為博物館,或讓商舖進駐,令古蹟重放光彩,重新服務市民,留住了港人的「集體回憶」。相關新聞刊A01、A02版

分享到:
点击下载成报IPAD客户端
相关文章:

读完这篇文章后,你心情如何?

要闻

点击排行榜